竹林法音
佛教常识 位置:首页>竹林法音>佛教常识

无为法

发布时间:2013-12-31 10:17:26 浏览次数:656

 指离生灭为作的无因无果之法。《大毗婆沙论》卷七十六(大正27·392c)︰‘若法无生无灭,无因无果,得无为相,是无为义。’《俱舍论》卷六(大正29·35a)︰‘无事法云何?谓诸无为法。言无事者谓无体性。毗婆沙师不许此释。若尔彼释事义云何?(中略)说因名事,显无为法都无有因。是故无为虽实有物,常无用,故无因无果。’

小乘说一切有部认为无为法有三类,是为‘三无为’(梵tri^n!y asam! skr!ta^ni)。此三者即︰

(1)虚空无为︰谓虚空容受万物,无障无所障。《俱舍论》卷一(大正29·1c)︰‘虚空但以无碍为性,由无障故,色于中行。’其意即谓虚空但以无碍为其体性,不问事物存在与否,皆遍满一切处,不障他物,亦不为他物所障,是其体常住不动的无为法,令一切色法得于其中存在、活动。

(2)择灭无为︰又作‘择力所得灭’、‘择灭’,指依智慧简择力断烦恼,所显的一种寂灭真理,如涅槃、解脱即是。依《俱舍论》卷一所载,‘择’即拣择之意,一一拣择四圣谛而证得的寂灭真理,称为择灭;又说择灭以离系为性,诸有漏法远离系缚时,证得解脱,名作择灭。又,‘离系’指脱离烦恼的系缚,脱离无明的系缚。诸相寂灭的真理显现,即为择灭无为。

(3)非择灭无为︰指‘诸法由于缘缺而灭’所显的一种灭体,此灭并非依据智慧简择力,故名非择灭。《俱舍论》卷一(大正29·1c)︰‘永碍当生,得非择灭,谓能永碍未来法生。得灭异前,名非择灭,得不因择,但由阙缘。’凡物生来必是由未来而现在,由现在而过去的次第;然若缺可生之因缘,则得非择灭无为法,未来永远停止,毕竟不生。例如眼识与意识倾其全力共专注于色境时,同一时间内的其余声香味触诸境一时俱灭,其时虽有耳而不能闻声,乃至虽有身而不能触境,因为眼及意识注色境时,身等诸识住在未来世,没有生起的可能,而且是永远的不生,即使眼识灭后耳识于第二刹那复生,但已不是前一刹那的耳识了。此灭并非依智慧拣择力所得,故称为非择灭无为。

此外,大乘唯识宗又有‘六无为’之说。如《成唯识论》卷二,即将无为法假立六名加以说明。此六者即︰虚空无为、择灭无为、非择灭无为、不动无为、想受灭无为、真如无为。合称为‘六无为’(s!adasam!skr!ta)。

(1)虚空无为︰指离烦恼、所知障而显现的真如,此真如无有障碍,犹如虚空,故称虚空无为。

(2)择灭无为︰此乃就断障而立名。择灭乃离系之意,指离一切有漏之系缚而彰显之真理,故称择灭无为。《唯识论述记》卷二(末)云(大正43·291b)︰‘由无漏慧简择力故,灭诸杂染。(中略)即此真如名为择灭,即由慧力方证会故。’

(3)非择灭无为︰指真如之自性本来清净,离诸杂染,非由无漏智之简择力,故称非择灭无为。此乃大乘之解释。又,有为法之缘缺而不生,此不生之灭所显现之真如,名非择灭无为,亦非无漏智之简择力故。此为小乘之解释。《成唯识论》卷二云(大正31·6c)︰‘不由择力,本性清净,或缘阙所显,故名非择灭。’

(4)不动无为︰指第四静虑所显现的无为。因第四禅只有舍受,离苦乐二受,故名不动;而于苦乐受之灭处所显现之真理,名不动无为。

(5)想受灭无为︰指灭尽定所显现的无为。‘想’乃想之心所,‘受’指舍受,灭尽定时灭尽许多心所,于加行时,作意灭想受,故名想受灭无为。

(6)真如无为︰《成唯识论》卷九云(大正31·48a)︰‘真谓真实显,非虚妄,如谓如常,表无变易。’即约真实如常之义,而名真如。

又,此六无为亦出于《百法明门论》。《五蕴论》则将‘不动无为’及‘想受灭无为’摄于‘择灭无为’之内,而说‘四无为’。《瑜伽论》、《杂集论》、《显扬论》等,则于‘真如无为’之中开出善法真如、不善法真如、无记真如三者,而说‘八无为’。实则真如之体平等无别,说四、说六、说八皆只是依所显之义别而假立,无有不同。

无为法,大众分别说系说得很多;说一切有系也讲有三种。兹约安立意义的不同,分几类说明。

有部建立择灭、非择灭、虚空三种无为。在阿含经中,只说爱尽离欲离系所得的诸法不生的择灭无为。其他的无为,在根本圣教中是找不到根据的。不过,阿含说无为的定义是‘不生不灭’;那么,其他含有这种定义的法,就都可说是无为。因此,无为法就多起来了。有部的三种无为,比较是初期的;择灭与非择灭,为各学派所共许的(大众系及分别说系化地部的两家九种无为中都有这三种。《舍利弗毗昙》及案达罗学派的九种无为,只有择非择灭)。(中略)现在只说虚空与非择灭两种无为。

《俱舍论》卷一说︰‘虚空但以无碍为性,由无障故色于中行。(中略)永碍当生得非择灭,(中略)缘不俱故,得非择灭。’依有部的思想,虚空无为,近乎现在所说的‘真空’;不是身眼所感触到的虚空,而是物质生灭中的能含容性,是本来如此的真常性。它不是物质,而与物质不相碍;而且,没有这虚空,物质就无法活动。不过,根本圣教中所说的虚空并不如是,如六界中的空界、空无边处的空,都是指有情组织中的空隙,并没有说到无为的虚空。有部学者似乎有见于此,所以他们分虚空为两种︰一是可见的,如六界中的空界,是有为色法。二不可见的无障碍性,才是虚空无为。印度外道所说的五大中,就有空大;佛教中的虚空无为说,或者和他们有所关涉影响。《中阿含》所说的虚空,就可使人生起分歧的见解。如卷五十说︰‘此虚空,非色,不可见,无对。’而第四十卷却说︰‘空无所依,但因日月故有。’一说虚空是无障碍不可见,可引发无为性的见解;一说因光明故,得知有虚空,很可引发空是色法的见解。

大众系的案达罗四部执云︰空是行蕴所摄(《论事》十九品二章)。他们否认空大的无为性,而说虚空是有为的行蕴所摄;空是由色法之否定而显现,是可见可触;虚空既可为眼识所见、身识所触,可见是有为行蕴所摄的。《成实论》卷十三也引到他宗所说虚空以色处(十二处中的色处)为性的主张。如说︰‘经中不说无为虚空相,但说有为虚空相;所谓无色处名虚空。’执着虚空是无为的质难说︰假使如你所说的虚空是有为色法,色的定义是‘变碍’;那末,第一,色法的虚空也有质碍性,应该要障碍其他色法的生起,不能含容其他的色法了。第二,虚空也要像一般色法一样的要变坏毁灭才对;事实上却不曾听说虚空毁坏过。可见虚空是无为法。主张虚空是有为色法者的答覆说︰虚空是因色的否定而了知的,是眼识身识的所缘境,所以可说是色法。同样的,虚空也如其他色法是有起灭的。《顺正理论》卷十七说︰‘或应许此(虚空)是有为摄,如筏蹉子。’筏蹉子就是犊子的梵名;那么这虚空是有为色法所摄的见解,也就是犊子的主张,本来犊子系与《舍利弗毗昙》确是有关系的,照《大智度论》说,这还称为犊子毗昙呢!而《舍利弗毗昙》是明白揭示着虚空是有为的主张。

经部师及成实论师,承认虚空是无为,但不像有部的主张实有无为性。《成实论》卷十三标明论主自己的主张说︰‘虚空名无法,但无色处名为虚空。’

《顺正理论》卷三说︰‘彼上座及余一切譬喻部师咸作是说︰虚空界者不离虚空,然彼虚空体非实有,故虚空界体亦非实。’他们的意思说︰虚空是色法的否定,显出它的本来没有。没有的,不能说是有为,故归于无为;这无为是否定性的,不是真实性的无为。

这三家对虚空的异解,互相诤论著;但在理论上,各家都有着困难。这,要到大乘空宗,才能圆满建立。

非择灭无为,是一切学派共许的,《婆沙》说︰因缘错过了,不能再生起,叫做非择灭无为。法的所以不生,不是像择灭之由智慧离欲的力量使它不生,只是缘阙所以不生。非择灭的意义是消极的,不是积极的。但后期萨婆多学者在‘一切实有’的前提下,把它强调立为实有了。如《顺正理论》卷十七说︰‘有法能碍’;说是由于一种真实的非择灭法,能障碍他法的生起。其实,正理论主的强调实有,是违反《婆沙》的本意了。

此外,分别论者另说有三种灭,如《婆沙》卷三十一说︰‘择灭、非择灭、无常灭(中略)皆是无为,如分别论者。’这三种灭,择非择灭,是大家共许的,上面已经说过。至于无常灭的主张,有部他们是反对的。有部说生住无常都是有为法;灭相(无常相)是有为三相(或四相)之一;从毁灭过程到毁灭完了,只是缘起法的变易;完了,并不就是没有,只是有为存在的否定,所以还是有为法。同时分别论者的无常灭无为,与经中有为缘起支中老病死支的意义有些相违。不过,根本佛教中所说的择灭与无常灭,确有许多同义;有些地方就拿无常灭来成立择灭涅槃。‘诸行无常,是生灭法,以生灭故,寂灭为乐’,这个很常见的偈颂,就是一个例子。我们可以拿燃灯草为譬喻︰第一根灯草烧完了,第一根灯草的火也就随着灭了;赶快接上第二根灯草燃起,等到第二根燃完了,第二根的火也就随之灭了;如果我们第三根第四根灯草继续不断的接上去,维持它的燃烧。表面上火是相续不断的燃烧着,但第一根草的火不就是第二根草的火,火是随着灯草一段段的灭过的,只是燃料继续加上,重新把它引发起来而已;只要再不加上灯草引发,当下就可以归于永远的息灭。我们的生命长炎也是这样;燃烧在一期一期的五取蕴上,虽然是无始相续不断的,但这一期的生命不是前一期,它还是随着一期一期的五取蕴的破坏而宣告‘无常灭’;只是有不断的烦恼取蕴引发它,所以又继续流转下去;只要在无常灭之下,抽去了引发相续的烦恼,这无常灭的当体就是择灭涅槃。所以,在灭的境地上说,无常灭与择灭是有着共同性的,不能说一是有为一是无为。灭是一切法必然的归宿,只是有的灭了再起,有的灭了不起;分别论者就约这诸法必然尽然而又常然的无常灭,理性化了,说它是无为法。有部他们侧重在从存在到灭的变易过程上,所以说无常灭是有为法。分别论者注重在灭本身的必然性普遍性,所以说无常灭也是无为理性。

这择灭、非择灭、无常灭、虚空四种无为,都是含有灭无的意思,都从否定边以说明它的不存在,对于空性都特别有启发的关系,尤其是择灭无为。

[参考资料] 《发智论》卷二;《品类足论》卷一;《大毗婆沙论》卷二十一、卷三十九;《显扬圣教论》卷一;《俱舍论》卷一;《成唯识论》卷二;《五蕴论》;《广五蕴论》。